揭開羌佛隱深的秘密(關珠作證全文)

2018-07-18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揭開羌佛隱深的秘密(關珠作證全文)

 

  我要揭這個秘,就必須涉及著名拆船大王潘公孝鋭先生。潘孝鋭先生他是我的一位老師兄,也是我非常尊敬的長德,三天前我接到潘老師兄圓寂解脫,鶴壽歸西,頓驚汗下,不由得訴諸眼淚奪眶而潤。老師兄一生行善積德,受人敬重,是我等行人的楷模,說心裡話,老師兄鶴駕西遊極樂國土,我本當高興萬分,但是畢竟在人間失去了重逢的機會,難免有些依依不捨。為是我展開了我所有跟他交往的紀錄,越看越是感人,不但老師兄德境純正,善達霄漢,更由老師兄引出了一位至高偉大的巨聖,因此我開始整理筆錄記述,絕對以鐵事真實不虛對因果負責記錄。

  我在此將要揭秘陳述一件世人不知 第三世多杰羌佛無私聖潔偉大到了驚世駭俗的秘密,所要揭露的事實是我親身經歷的,而這一事必須說到著名的拆船大王潘孝銳長德。

  潘孝銳老師兄是一位非常虔誠信奉因果修學佛法的佛教長德,二十年前他就和家人在四川新華西路皈依了佛陀師父,老師兄說佛陀師父為老師兄專門修了大日如來加持法,老師兄當時看到空中出現了兩個太陽,其中一個太陽一分鐘後就變成了大日如來,金光燦爛照得他眼睛都睜不開,所以,老師兄說佛陀師父是世界上都找不到的最大的法王佛菩薩。早年孝銳老師兄是國民黨軍隊的一位高官,戴笠的副參謀長,經管涉及一些戴笠的內務和財務,主要是經商。老師兄對佛陀師父說,他和佛光山星雲大師一并到台灣。星雲法師當時所有生活和僧眾都是潘老師兄供給的,對佛光山有重大貢獻,成立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星雲大師當會長,孝銳老師兄當監事長,包括美國西來寺也是潘老師兄出資主建的。我記得很清楚,現在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老師兄當時稱為大師,在舊金山的假日飯店,佛陀師父問老師兄:「你哪能負擔這麼多的壓力呀,剛到台灣,你有多少資金承擔他們呢?」老師兄說:「那時候只有一些基本生活費而已,只夠基本吃用,只有280億台幣左右。」佛陀師父說:「你這哪是基本生活費喲,已經是大富豪了。」老師兄說:「那是很可憐的基本生活,在台灣除了280億台幣,另外還有錢是在香港,到台灣時沒法去拿,後來我就拆船了,這拆船的生意很好,就開始富起來了,事業才成功的。」

  老師兄和我的因緣始於1998年,當時他因為沒有與佛陀師父的聯絡人,我接觸上了他,因為時間久遠,我真的不記得具體的緣由到底是什麼,但為滿其願,陪同他在深圳拜見到佛陀師父,從那時起我們就時常聯繫,成了老師兄唯一的聯絡人。

  1999年佛陀師父來美國後,已屆古稀之年的老師兄曾數度來美親謁佛陀師父,他念念不忘想為佛陀師父弘法利生盡力。99年老師兄帶著他美國公司地產資深員工Richard陪同佛陀師父去一個舊金山近處的海軍基地,裡面有兩百多棟大型建築,基地其中的一小部分有一座飛機場,整個基地大約有二千多英畝,海軍撤走了,地就捐給政府,老師兄決定買下來供養佛陀師父,佛陀師父堅決的拒絕了這份供養,我和當時基金會的會長張天佑在旁再三勸佛陀師父,佛陀師父嚴厲的呵斥了我們,說道:「學佛修行怎能有半分貪心?更何況你就是請人來清理這些草地的費用,每個月都給不起這筆費用。」張天佑說:「老師兄會出這除草的錢的。」佛陀師父更嚴厲的說:「有此貪著之心,怎麼解脫?怎麼擔挑如來荷擔,利益眾生?」後來老師兄見佛陀師父不收,難過的說:「現在有這個機會難得,以後不會再有這種機會了。」買下這塊地的錢要師父不擔心,他會辦理,還說在海邊有些污染,他也會處理的。佛陀師父藉口基地太大而拒絕了。老師兄又去找了一個小的地,在舊金山的Richmond,37英畝的地,我和張天佑陪同佛陀師父,佛陀師父不願去,經勸說後勉強去了,Richard也一同去的。可是到了Richmond山下,佛陀師父不下車不看地,是我親自勸說:「老師兄這麼大年紀了,請佛陀師父就是不接受供養的地,也請務必下車看一下吧!」佛陀師父才下車看地。我們就看到這塊地有很多裂口,蠻深的,老師兄說:「這不要緊,你看對面那座印度廟子,也是同樣裂口的地,但是現在蓋得多漂亮啊,千萬別錯過這塊地了,以後這塊地會漲很多倍的價,這下面又是街道,非常熱鬧的。」佛陀師父藉用這塊地有裂口,照樣拒絕了。我們請示佛陀師父為什麼要拒絕呢?佛陀師父說這塊地在中國相當於201畝這麼大,要把他修起來,要花多少資金,我們沒有這個財力來修這樣的廟子,還得老師兄出錢來修,還要多少錢填進去?我們何功何德怎能讓他來承擔呢?看來老師兄他是一定要買下來的,你們千萬要轉告老師兄,務必阻擋住他。佛陀師父說了這個地有裂口不吉祥,不能建廟,佛陀師父就藉地有裂口拒絕了。然後老師兄實在沒有辦法,又帶佛陀師父去Oakland看幾棟建築物,其中有一棟七層樓的大樓,面積六萬五千平方呎,西班牙式的建築,我們進去參觀也看了,非常好,佛陀師父認為老師兄花費過大資金,照樣的拒絕了。

  我們至高無上,偉大無私的佛陀恩師,在這地球上根本沒出現過第二位。老師兄1999年發心供養不成以後,他每年都會給佛陀師父做供養,一般都是一百多萬美金。可是大家想不到的是,我那時就成了潘老師兄與佛陀師父見面唯一的聯繫人,每一次老師兄要給佛陀師父做捐贈就會聯繫我,我就會向佛陀師父要帳號,可是佛陀師父總是讓我去找法師們要帳號、或是廟子、或是世界佛教總、或是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的帳號,我當時每次都會對佛陀師父說,老師兄不是供養他們,而是指定供養佛陀師父您的,佛陀師父總說:「你不要跟老師兄說是給了哪個單位,只要給他帳號就好了,這是做佛事的機構、行正法的機構,我會為老師兄轉送功德,修加持法的。」不管怎麼說,佛陀師父就是拒絕,不收供養,佛陀師父說:「我發下不收供養,義務利生的願,你們無論怎麼說,我也不會收,這是沒有用的。」可是事後老師兄還是知道供養佛陀師父的錢,一分都沒有到佛陀師父那裡,為此多次要我轉達他沒有供養到師父名下,非常的難過。

  2010年12月25日,老師兄和他孫子Daniel來洛杉磯拜見佛陀師父,他對佛陀師父說:「我這次是最後一次來拜見佛陀恩師了,人生無常,早遲都要走的,年歲太大,我以後來不了了,我要離開人間圓寂了。」佛陀師父就說:「多住幾年吧!」老師兄說:「年紀大了,各方面都衰退了,了生脫死才是重要的,我這次來是給師父做供養,最後還要請一些甘露丸,除了我自己用,還要上供用,今後佛法事業需要強大的資金,這是我最後盡的心。」佛陀師父說:「你不要提供養,我不會要的,只關心你的健康,我會給你甘露丸的。」老師兄說:「我這次供養的不是錢,錢已經分好給思源,思亮,子女了,我要供養的是黃金,這個黃金足夠佛陀師父去弘揚佛法了。」佛陀師父問他:「你哪來的黃金?」老師兄才講出:「這些黃金是在戴笠那時候當官做事買下的,是存在香港銀行金庫裡。」佛陀師父問他:「你有多少黃金?」老師兄顫抖的手比劃著說:「每塊大小不同,有的兩公斤重,最重的五公斤重。」佛陀師父又問:「有幾塊呢?」老師兄說:「哪裡是幾塊,非常多囉,所以要給佛陀師父商量,看是用航運還是飛機運來。」佛陀師父當下非常嚴肅地說:「太驚人了,你不要再提黃金,我不會要,不會接受的,我不聽黃金兩個字。」老師兄還接著說:「一定要,一定要,是弟子在人間供佛的心,佛法事業非常需要,能幫大師弘正法,這是弟子孝銳最後的心願,以後我不會來了,我要走了。」佛陀師父怎麼說都不要,老師兄也堅持要供養,最後佛陀師父就讓我在老師兄耳邊大聲的說:「佛陀師父不會收的,你不准再提黃金兩個字,會破壞佛法緣起,佛陀師父只關心你的身體和你的成就。」然後叫我把老師兄帶到佛陀師父的廚房用餐,當天還有天仁茶莊孫女和老師兄孫子Daniel及老師兄一起用餐,天仁茶莊孫女還問老師兄:「爺爺,您還記得我嗎?您孫子結婚我還參加了。」老師兄還對我說:「關師姐,你不知道呀,思亮事業發展很成功,五星級飯店有幾十個了。」這事就這樣結束了。

  老師兄回去後於2013年8月中正式成就圓寂,老師兄解脫圓寂我內心又高興又難過,高興的是老師兄終於了結凡夫病痛,難過的是人間很難找到這樣一位清純偉大的佛教長德了。我現在回想起我們佛陀師父的無私偉大聖潔,什麼聖者做得到啊?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這樣的人!以上所記全都是真實事實,但言語之間的原話原文非一字不差,因為這些事當時沒有錄音下來,可是事實是真實不虛的。我所寫的,我願負全部因果責任。如果沒有發生以上記述潘孝銳老師兄多次供養佛陀師父,而佛陀師父拒收供養的事實,以上所述是我憑空編造這麼巨大驚人的供養,我這個說假話的人,必墮無間地獄,變為畜生,受諸惡報,痛苦不堪,如果確實上述記述是我與拆船大王潘孝銳老師兄和佛陀師父之間經歷過的真實鐵事,我將會大成就解脫,功德迴向給我的父母,祖先,在世家人和一切眾生,由此功德帶給他們幸福美滿。

 

發誓記述人;關珠

法名:頓珠

2013年8月18日